a片免費試看

關於部落格
a片免費試看
  • 164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胡潤:中國的隱形富豪可能更多

胡潤。南都記者 鄒衛   人物簡介   胡潤(Rupert Hoogewerf),1970年出生於盧森堡,畢業於英國杜倫大學,曾留學中國人民大學習漢語,留學日本習日語,通曉德語、法語、盧森堡語、葡萄牙語、日語等七種語言,現為胡潤百富公司總裁兼首席研究員。曾在安達信倫敦和安達信上海工作七年。1999年,和助手編排了中國內地百富企業家排行榜,併在美國《福布斯》雜誌刊登,之後創建自己的排行榜。如今除了百富榜,每年還推出IT榜、地產榜、女性富豪榜、少壯派富豪榜等多種細分富豪榜單,其創立的“胡潤百富”公司還涉足文化傳播、活動組織、媒體顧問等多個領域。   一個認識最多中國富豪的外國人,一個實現了“中國夢”的外國人。“闖入者”胡潤既是記錄者也是觀察者,他開創了在中國為富豪排名次的新傳統,也為更多的中國人打開一扇通往財富的窗口。   在中國的“著名”外國人,胡潤肯定算一個。   由於不安分,胡潤出於“個人興趣”創立發佈了中國第一份財富榜。也由於不安分,胡潤在中國的事業越做越大,目前他的公司業務涵蓋了榜單製作、媒體、活動組織、廣告宣傳等多個領域。胡潤說,人生沒有回頭路,如果沒有學習中文以及和中國的緣分,自己仍然會創業,不管是什麼結果,相信一樣忙碌精彩。   首份榜單稿費一字一塊錢   胡潤的名字為中國人熟知,從他1999年發佈中國第一份富豪榜單開始。這份榜單讓中國人第一次明白最富的國人是誰,其財富多到什麼程度。對於並不推崇張揚和炫富的中國而言,這份新鮮的榜單帶來的既有衝擊,也有刺激。   一個外國人究竟是如何想到要創立中國第一份富豪榜單的?胡潤告訴南都記者,大學畢業後他進入英國的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工作,被外派到上海駐站,這期間他發現了中國富豪榜單的空白。出於個人興趣,他開始著手為中國富豪排名次。胡潤說,這種“說乾就乾”,不怕苦不怕累的精神,是成功的必要條件。   胡潤優異的語言天分在中國也得到充分發揮。流利的中文幫助他在中國順利開拓新事業。胡潤和中文的緣分始於十八歲。1988年,胡潤去了趟日本,經歷了日本“最好的年代”。當時的胡潤發現,日本人和中國人彼此不甚瞭解,甚至政商高層之間亦如此。他深深感到,兩國彼此毗鄰尚且知之甚少,但生意往來離不開信息。於是他敏感地意識到,中國這片還未廣為人知的土地上一定蘊藏著巨大的商機。   說乾就乾。除了到中國人民大學學了一年中文,胡潤還在到英國安達信會計師事務所後,擇機來到上海工作了兩年。這家公司已不復存在,而胡潤的事業在中國正蓬勃展開。   創業的道路並不平坦。由於平臺有限,起初,胡潤的事業發展不得不借助更高更大的平臺,《福布斯》雜誌是他最初的選擇。在連續四年給《福布斯》編排中國百富榜後,胡潤決定自立門戶。   談及當年的合作,胡潤說,“跟他們合作,我只能拿一個字一塊錢的稿費。我的名字和招牌價值完全沒有體現。只有自己創立品牌做榜單,很多想法才能盡情施展並實現。”   當初胡潤離開《福布斯》並非主動。在《福布斯》一個非常賞識胡潤的編輯離開後,胡潤收到《福布斯》發出的解除合作的通知。讓胡潤氣憤難平的是,《福布斯》還打算撇開他開始做財富榜單,“這是我的創意和勞動,做這份榜單也花了很多資金,這是我投入了巨大心力做出來的成果,《福布斯》完全是CO PY-PA ST E(複製粘貼)我的工作,我覺得這是很惡性的行為。”   事實證明,離開的決定非常正確,“單飛”後的胡潤事業也步上了快車道。目前,他是胡潤百富公司總裁兼首席研究員,公司旗下擁有多份財富雜誌,並出版“胡潤財富系列”著作。現在,胡潤認為自己的公司已不再只是調研公司,雖仍以調研為主,但早已涵蓋了研究、媒體傳播、活動組織等。   “當我準備自己做時,我已經開始尋找合適的合作伙伴。自己做,不再借助別人的平臺踩在前人的肩膀上,這是全新的開始,也是真正的磨練。”胡潤說,英國人的創業意識並不算濃厚,社會階層也呈現固定的趨勢,他自己也不是一開始就預料到能在中國創下今天這樣的事業。但在年輕時愛玩愛嘗新的他學會了中文,來到了中國,結下了這份緣分,便“一不做二不休”,一步步把事業做大。   他說,正是在中國的征途中,挖掘了自己的創業DNA。   一兩年見一遍富豪榜上1/3的富豪   無論是重學重仕的儒家傳統,還是謙虛謹慎的民風民調,都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影響著中國富豪。他們大多“悶聲發大財”,也讓國際社會對中國財富狀況所知甚少。當胡潤的百富榜單剛出爐時,迅速引起轟動。不少人認為,這份榜單,甚至在一定程度上改變了中國人對富豪和財富的觀點。   對此,胡潤告訴南都記者,自己只是踩上了時代節點,抓住了轉型時期的國民心理。這個時期,人們有靠雙手創造財富的欲望,也有通過財富窗口來瞭解行業行情的需要。這份榜單,可以說“生而逢時”。   “我覺得從國際的角度來看,中國富豪榜的影響還是很深刻的。大家沒想到中國企業家精神有這麼強。”讓胡潤覺得欣慰的是,現在歐美人能說出來的中國企業家名字還是很多的,比如到美國上市的阿裡巴巴老闆馬雲,中國很多富豪都走向了世界,也讓全世界瞭解了中國的財富和產業進程。胡潤認為這很有必要,不能一提富豪,人們只知道比爾·蓋茨、巴菲特這些老面孔。   胡潤的百富榜越做越大之後,事業線也越拉越長。他開始積極奔赴中國各地實地調研,會見政要和企業家,並與那些願意“顯山露水”的富豪們交朋友。   有人如北京前首富李曉華要求胡潤不把自己列入榜單,也有人登門要求與胡潤及他的榜單建立聯繫。剛剛發佈榜單時,胡潤連半個上榜人都不認識。如今,他已經基本能做到至少約見1/3的上榜者,還對其中很多人的生活興趣及各種正傳趣聞頗有瞭解。百富榜之外,胡潤也開始做富豪居所趨勢榜單、富豪休閑趨向調研榜單等五花八門的新產品。   胡潤日益龐大的事業中,除了發佈富豪榜單,還開始在紙媒上講述自己跟富豪交朋友的趣聞軼事。很多人很關心他究竟是如何跟“真土豪”交朋友的,胡潤笑言,自己跟富豪的交往是工作的一部分,是為了調研和搜集信息素材。   胡潤說,目前他保持每一到兩年就見一遍富豪榜上至少1/3的富豪。他認為,中國富豪跟發達國家的富豪不同,大概九成多的中國企業家是真正的“富一代”。不比英國工業革命等久遠時代的積累,中國財富在近代經過數輪洗禮,現在活躍的富豪多是真正的白手起家。而這個時代,也給了中國企業家大量機會。   胡潤更註意到,中國沒被挖掘的“隱形富豪”還相當多,數量可能要超過已公開的富豪。他總結,“隱形富豪”又可分為兩類,一類是低調,不願意曝光;另一類則是“吸血鬼”型富豪,害怕陽光,因為隨之曝光的還有來路不正的灰色甚至黑色收入。胡潤表示,自己會根據公開資料、實地調研、企業訪談等綜合手法來進行財富榜單編排,不管對方是否願意,不管自己是否收到律師信甚至受到人身威脅,都會按照原則照排不誤。   對於坊間對他榜單真實性的質疑,胡潤解釋,自己的數據有依據有調研,至少真實度能有七八成,而且隨著算法的進一步科學化和細分化,真實度會越來越高。   少壯派富豪後生可畏   如果不做中國富豪榜單,胡潤會做什麼?是家鄉的一名高級會計師,還是全球大型金融機構合伙人?都有可能。胡潤對南都記者說,很多英國人都尊崇子承父業,英國創業的氛圍也並不是很濃。但他16歲那年就被父親果斷“斷糧”,利用假期獨自到葡萄牙“歷練”,在完全陌生的環境里跟完全陌生的人打交道。胡潤說,這些經歷未必對他後來的事業有看得到的幫助,但事實上幫助他拓展了眼界,磨練了意志,這是在課堂上永遠也學不到的。   回憶起當年的創業時代,胡潤感慨地說,當年剛畢業在英國,年輕人沒什麼責任和負擔,做一份喜歡的工作就好,有很多時間去旅行去體驗。所以胡潤也毫不猶豫來到上海工作了兩年。如今在自己的子女教育上,胡潤希望孩子能“學貫中西”。目前他的孩子跟著家人在上海生活,到16歲左右,胡潤打算送他們到英國去接受教育。   “一直以來我的公司就是獨立的機構,從來沒有其他人參股。”談及當年與《福布斯》的合作,胡潤已經很平靜,他認為所得遠大於所失。因為他是最早通過富豪榜來瞭解中國人創業精神和故事的人。胡潤說,之前他不瞭解中國人,認為中國有錢人的財富是通過某些手段獲得的,這種不能稱得上是企業家,只是富豪。“但我比較幸運地較早認識了中國的創業者,他們很有特色,有他們的故事,所以我們要講他們的故事,這就是我的事業。”   在中國生活多年,胡潤註意到,在中國“富不過三代”的俗語同樣管用。同時非常難得的是,中國的女企業家無論是工作環境還是地位都居於高位。胡潤笑稱,在英國,女強人必須裡外武裝成“超級男人”的樣子才能鎮得住男人、獲得尊重,而在中國,很多女企業家還保留著很濃厚的女性特質,同時能把事業做好,這非常難得。   “這個問題我也思考了蠻多次,可能一是新中國成立時,從政治方面就強調男女平等。還有一個原因就是中國以前的計劃生育政策規定所致,因為生一個孩子,工作不會受到太多影響。”胡潤分析。   胡潤也註意到,中國的少壯派富豪後生可畏。這也推動他興緻勃勃地開創少壯派富豪榜,“通過這種細分榜單可更清晰地看到財富趨勢,比如我們最近就發現了8位白手起家的年輕富豪,這個分析對年輕人來說既是鼓舞,也是帶動”。胡潤希望,通過他的觀察,能夠為期望勤勞致富的企業家,提供一個窺探成功的窗口。   南都專訪   “中國富豪以前打高爾夫現在開始跑步”   南都:如何評價過去十年中國經濟的發展?   胡潤:這個時代可說是最好的時代,給了企業家很多機會。當然隱形富豪還有更多,有很多是我們榜單還沒有追蹤到的。我們也會繼續深挖。比如說一些新上市或不打算上市的企業,還有一些年輕的潛力巨大的企業都值得關註。南都也會關註財富趨勢和故事,對我們來說也是很好的參考和幫助,我還蠻經常看的。   南都:這些年你榜單上的人物上上下下,還有人上榜後出了經濟問題,有人調侃你的榜單為“殺豬榜”,你怎麼處理這些壓力?   胡潤:我們的數據是有專業可信度的。對於提出要上榜或不上榜等要求的,我只能說我擬榜單是根據客觀數據來做,不征求對方意見的。壓力總是有的。特別是創業企業,難免上上下下,起起伏伏。但企業家還是要有能力和擔當。我發現中國的企業家這方面也很強大。這幾年,中國富豪們越來越關註健康問題,註重健身。比起以前打高爾夫,現在很多富豪開始跑步。這是好現象,有了好身體才能保證自己能對企業擔負起更大的責任。關於“殺豬榜”,我統計過,上榜的2400人里,出過經濟問題的才28個人,百分之一點幾的人被抓進去,這個比例其實蠻低了。整體上我認為中國的民營經濟是最健康的。   南都:有沒有想過十年後你的事業能達到什麼高度?   胡潤:我本人經常接觸企業家,也發現他們很少想到以後怎樣。企業家分兩類,一類很聰明,知道他5年以後的計劃,從創業第一天起到5年後做什麼,都嚴格按照這個來做。第二類人可能占了90%,就像我這樣,不知道第二年第三年會怎樣,沒有什麼硬性的規劃,隨著熱忱和夢想去走。   南都:如果不做這一行,你的生活會怎樣?你有沒有崇拜的偶像?   胡潤:這種問題不好說,畢竟人只有一種活法,我來到了中國,打下了事業,這就是緣分。如果不來中國做榜單,我有可能變成一個IT男或者會計事務所的合伙人。這樣的生活會更穩健。但現在這個創業的過程有很多歡樂,雖然有上有下,但我非常喜歡。   關於偶像,我自己也經常問企業家。回答最多的包括爸媽、爺爺奶奶之類家族的人。第二種是工作上的精神偶像。我自己印象比較深刻的是,早期在安達信工作時的一個老闆,他大學畢業就去了安達信,工作二十幾年快要退休了,但退休前有段時間出去創業3年,完全失敗了,一分錢沒賺到。然後他就回安達信了。他很淡定,失敗了沒關係,但至少嘗試了。這就是我欣賞的精神。要做到領導,必須要有的就是這種創業精神。   南都:推薦一本最近在讀的書?   胡潤:我個人喜歡探險家的書。推薦一本特別有意思的書,跟我的行業有關,《T h e R ich (富 人)》,作 者 叫Jo h nK am pfer,這本書寫得很好,是從不同時代找到20多個成功的人,有國王、企業家、將軍、政治家等。作者分析人,跟我分析百富榜人物很相似。我看這本書,並不關心被分析的人,但感興趣的是他跟時代的關係,成功的為什麼是他?他到底開不開心?我發現歷史上很多功成名就的人,並不開心。這一點很重要,也值得反思。   南都淵源   1999年之後,南都多次報道胡潤富豪榜及其相關榜單。   胡潤寄語南都   胡潤:18歲對任何一個人或者機構來說,都是一個重要的開始。但更重要的,是下一個十八年的第一天,這一天就看你如何重新開始。   南都記者 陳琳琳 (原標題:“中國的隱形富豪可能更多”) 編輯:SN182 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